欢迎您来到平博首页平博医药药材有限公司!
 
今天是:2019/2/19 7:15:10
 
平博首页
 
查询账号:
登陆密码:
 
验证码:
验证码
 
 
 
 
 
国内热点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国内热点
 

4+7后,跨国药企迎来大洗牌

日期:2019/2/10

来源:米内网   作者:华义文  


辞旧迎新跨年前后,国际制药界几笔重磅并购案为大家津津乐道。反观国内热点话题围绕着4+7带量采购不断发酵。跨国药企一方面在国际舞台上大展拳脚,另一方面在中国却面临失去专利过期原研药的温床。中国战略如何与全球战略联动才能配得上总部对中国市场的特殊定位?这是中国管理层需要认真对待的决策方向,也是对每一个个体在潮流大势中寻求活下去的考验。


▍开年大戏:

 

从2018年底一直延续到2019年开年,全球制药界并购案一桩接着一桩,让人目不暇接。

 

2018年12月4日,葛兰素史克宣布收购Tesaro;

2018年12月19日,葛兰素史克和辉瑞宣布建立合资公司,合并消费保健业务;

2019年1月3日,百时美施贵宝宣布收购新基;

2019年1月7日,礼来宣布收购Loxo;

2019年1月8日,武田宣布完成对Shire(夏尔)的收购。

 

短短一个月时间所反映出来的市场热点恰恰将过去一年完整浓缩在了一起。

 


 

2018年1月以来国际制药界主要并购案


无论是过去一个多月,还是简单浏览上表,很容易就能发现过去一年国际上热门收购标的集中在三大领域:肿瘤、罕见病和消费者保健品。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新基是一家只有短短30年历史的新兴生物医药公司,已经在血液肿瘤领域建立起举足轻重的地位。2018年1月两度出手,斥资160亿美元收购Impact和Juno,获得骨髓纤维化在研项目Fedratinib和全球三大CAR-T技术平台之一,捍卫新基在血液肿瘤领域的优势地位。


然而世事难料。仅仅一年之后的2019年1月,百时美施贵宝宣布以740亿美元收购新基,加上2009年以24亿美元收购Medarex,从而获得了时下最热门的PD-1抑制剂Opdivo(O药),似乎在向全世界宣示曾经行业巨头强势回归,尤其是在血癌和实体瘤领域的巨大野心。

 

步步为营,武林至尊


葛兰素史克对消费保健业务一直充满野心。早在2014年与诺华的换子计划中与后者成立消费保健业务的合资公司,短短4年之后就将剩余股份全部购得。如今又与辉瑞成立消费保健业务的合资公司,一举成为该领域全球老大。对于此前一心想剥离消费保健业务的辉瑞来说,此番只占32%股份,一旦时机成熟估计也非常乐意转手卖给葛兰素史克。

 

▍强强合并,占据C位


Shire(夏尔)是罕见病领域的龙头企业之一,斥资460亿英镑收购Shire使得武田强势进军罕见病领域,此外还可以获得神经系统疾病、胃肠道疾病领域产品。据悉,武田不惜为此出售大阪总部大楼以及价值30亿美元新兴市场资产以缓解收购造成的资金压力,足见武田收购Shire所寄予的厚望。

 

从上述13家公司完成的24起并购案例来看,我们不难发现当前制药公司关注的焦点集中在肿瘤、罕见病和消费保健领域。肿瘤患者人群众多,病情错综复杂,个体差异大,仍然拥有庞大的未被满足的临床需求,而且该领域不断有新的学术成果和治疗技术出现,助推新产品和治疗手段迭代升级;此外,随着科学家对人体和疾病等未知世界深入了解,新的理论不断推陈出新,也就成就了新的治疗手段,加上各个国家对罕见病药物研发的扶持,资本市场也愿意投入其中,再加上学术界和工业界共同努力,为这些极少数患者带来希望。而消费保健拥有最庞大的消费市场,制药公司力求满足人们日常追求健康生活的需求。




国外热热闹闹,一掷千金,毫不手软,跟中国有什么关系吗?对中国有什么影响吗?在回答之前,先看看国内当前的热点是什么,是不是与国际主流市场类似?


2010-2018年国内1类新药申报情况(按受理号,不含进口)


▍肿瘤药:研发火热,井喷增长


据米内网数据,从过往9年来看,我国国内1类新药申报数量(按受理号,不含进口)有明显增长,特别是在2015年8月开启药品审评审批改革以后,考虑到新药临床前研发必要周期,自2017年起,申报数量呈现井喷式增长。其中,抗肿瘤和免疫调节剂呈现同样的现象,且占比逐渐上升逼近40%,足见这一领域受到越来越多企业的追捧。从肿瘤药领域的热度来看,中国并不弱于国际主流市场,可以说高度契合,毕竟这是全世界都在努力攻克的难题。

 

▍罕见病:政策扶持,囊中羞涩


同抗肿瘤药一样,罕见病用药如今在中国也会得到优先审评资格,甚至可以接受国外临床数据从而有条件批准上市,使得危重病人尽早用上救命药。然而,与欧美市场不同的是,罕见病用药在中国的支付体系还十分脆弱,基本上依靠病人自己,少数可以获得部分医保支持。虽然罕见病在这几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得到了更多媒体曝光和政策扶持,但鉴于支付体系尚未建立,目前只有少数几家制药公司会涉足这一领域,而且从经济收益来看难言乐观,更多还是出于企业社会责任和公益慈善,说得直白一点就是赔本赚吆喝。

 

▍消费保健:鱼龙混杂,负面不断


从婴幼儿补钙补锌补维D到学生党护眼护脑补蛋白,从中年人保温杯泡枸杞到老年人听讲座拿礼品,健康的体魄是人们向往美好生活的基石。消费保健业务面向全体人群,想想中国有14亿人这么一个庞大市场,任何一家企业都想要大干一场的。跨国药企也确实认真干过,除了耳熟能详的合资品牌,包括西安杨森、中美史克、中美施贵宝都取得了成功,此外还收购了不少本土品牌,包括千林、好娃娃、21金维他、康王、白加黑、慢严舒柠等等,然而由于种种原因貌似在人们的印象中已经有些模糊了。


近期,两大保健品直销品牌权健和无限极都陷入风波,缘由是夸大宣传功效,严重损害消费者健康甚至造成死亡。朋友圈更是流传着所有保健品都无效的文章,短期内对国内消费保健市场有所影响,但对于我国消费保健市场的规范有积极的影响。加上我国消费者对“进口”的偏爱,向来比较规范的跨国企业或许能从中获得更多的机会。

 

▍仿制药:满怀期待,镜花水月


2015年8月是个值得医药人铭记的时间,轰轰烈烈的药品审评审批改革拉开大幕,国家药监局密集出台仿制药一致性评价政策和实施细则,并在全国巡回宣讲。众多仿制药企业幡然醒悟,急忙集中精力攻坚克难,于是整个行业都在忙碌着。药监部门加班加点布置作业、地方政府慷慨提供资金支持、外资药企高枕无忧笑看风云、批件大户分清主次弃车保帅、大型企业多管齐下,中小企业面临生死存亡、原辅料包材仪器设备供应商如鱼得水、法规政策技术实操各类培训络绎不绝。大家都期盼着在这场竞赛中能够跑在前列,最终能实现优质优价、砸下去的投资都能很快捞回来。

 

然而,现实就是这么喜欢给大家开玩笑。

 

2018年12月,国家药品集中采购试点拿出31个品种在4+7个重点城市(北京、上海、天津、重庆和沈阳、大连、广州、深圳、厦门、成都、西安)全年60%-70%药品采购量,以及30%预付款,保证了中标企业的订单量和基本回款,不可谓没有诚意。结果25个品种中标,平均降幅52%,最高降幅96%。医药行业股票大幅下跌,在研项目大量叫停,坊间充斥着营销大量裁员的消息,一时间仿制药市场普遍看衰。仿制药企业原本期盼着花了大笔家当通过一致性评价之后,不仅可以消灭对手,还可以获得不菲回报,结果却是只能挣点加工费维持工厂运营,而营销团队变得冗余了。

 


 

虽然行业都在感叹中标价降得太狠了,但是对于中标企业来说好歹还是能够小有赚头,比起没有中标的企业来说,还是能够慢慢将前期研发成本挣回来的。而对于落标品种的企业来说,只能期待来年再战。不过感觉更为尴尬的是那些跨国药企,尤其对那些以专利过期产品作为生命线的跨国药企来说,原本占据庞大市场刹那间只能拱手相让,留给自身奋斗的市场空间大幅缩小。

 

4+7带量采购品种原研药销售情况(单位:万元)

 

曾经,仿制药和原研药有一条天然鸿沟。原研药即使是过了专利保护期,依然享受着超国民待遇,在招采程序中享受第一等质量层次,价格处于高位是天经地义的存在。再加上一般都是原研药一家,仿制药一家,专利过期原研药的市场占有率就是高,毕竟原研企业只有一家,而中标仿制药在各地每次招采都有可能发生变化。

 

当然存在这种现象,仿制药本身也确实底气不足,毕竟质量水平确实还差一个档次。但是现在不同了,随着仿制药疗效和质量一致性评价稳步推进,质量鸿沟已经基本填平。在完成仿制药一致性评价工作之后,以及仿制药审评审批标准同国际接轨,未来我国化学药品生命周期也会逐渐向欧美发达国家靠拢,也会出现专利悬崖现象。过往专利过期原研药占据市场主导地位的现象将一去不复返。


辉瑞立普妥(阿托伐他汀)销售情况(单位:亿美元)


赛诺菲波立维(氯吡格雷)销售情况(单位:亿美元)


阿斯利康可定(瑞舒伐他汀)销售情况(单位:亿美元)


近几年众多跨国药企将中国视为一个特殊的市场,将中国市场汇报线从亚太区剥离出来直接汇报给总部,或者成立新兴市场区域并将中国作为重点。这么做的原因一方面是因为中国人口基数庞大,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专利过期产品原本已经被总部视作瘦狗,而在中国仍然是明星产品。根据2013年-2017年立普妥、波立维、可定在全球与中国公立医疗机构终端的销售情况,就不难发现,从专利悬崖上急速跌落的有些产品其中国市场的贡献率占全球的一半之多。显然,中国市场是延长产品生命周期的良方。

 

如今,原本的风光可能很快就会迅速褪去,在中国的跨国药企该如何应对才配得上总部对中国市场的战略定位呢?



▍断舍离


4+7城市带量采购即将启动。据称,此前集中采购成功的25个药品中,共有22个仿制药,3个原研药,平均降幅52%,实现优质仿制药对原研药的替代。实际上,行业普遍认为4+7带量采购肯定是全国联动,哪个地方医保局愿意看到同一产品卖别人7元,卖自己80元?

 

跨国药企的专利过期产品从明星产品转变为瘦狗的进程加速,这完全符合一个产品的生命周期,而且在中国其实已经足够长了。往后,可以将其做成一个现金流产品也是不错的选择。

 

跨国药企愿意屈身与仿制药企业展开价格战吗?这个决心恐怕很难下。从中标的25个品种来看,有2个品种是来自跨国药企。施贵宝的福辛普利,这个产品确实是一个老品种了,早在2016年就已经解散了心血管团队,销售完全顺其自然;而阿斯利康的吉非替尼是为其下一代产品奥希替尼引导患者作铺垫,降价中标具有很高的战略意义。除此之外,都不愿意放下身段,毕竟不仅是价格落差,还有心理落差。

 

所以说,众多跨国药企需要斩断的是心理依赖。专利过期产品虽然受到仿制药的围攻,但是基于长时间的学术推广和积累的临床数据,医生认同度非常高,工作难度并不高。但是,现在看来市场容量萎缩,无法支撑起原先庞大的销售队伍,缩编势在必行。

 

既然不是明星产品了,何必拽在手上当传家宝呢?跨国药企将一些过气产品委托给代理商是一件稀疏平常的事情。不过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是委托方还是被委托方仍然是一副原研产品的高姿态,再加上委托方本身的从质量、学术、合规和品牌上的管理,产品似乎依然保持原样。跨国药企愿意在保留产品权益的情况下舍弃对产品的管理吗?这恐怕是不可能的。质量、学术、合规和品牌,任何一点疏漏都可能给公司带来巨大经济和形象损失,绝对不能放松。

 

那唯有剥离权益。有胆识的跨国药企在中国已经有所尝试。康哲药业斥巨资购买了诺华两个品种和阿斯利康一个品种在中国全部资产,而不仅仅是销售权。阿斯利康与美罗药业在泰州成立合资公司,专门生产包括可定(瑞舒伐他汀钙)在内的仿制药。到目前为止,跨国药企将明星产品在中国的全部资产转让十分少见,但随着形势变化,这种断舍离可能会越来越多。

 

跨国公司手里的原研产品虽然已经属于人老珠黄,过气明星,但仍然有过青春有过辉煌,还是有高贵出身,对于其他企业这样的寻常百姓来说依然趋之若鹜,由于战略决策和运营成本的差异,其他企业还是能有一番作为的。而对于跨国公司来说能够收回一笔可观的资金,算是产品对公司的最后一点贡献,生命周期终结,而且还能减轻运营负担,轻装上阵,将资源放在新产品上。

 

▍精进融


改革开放40年来,众多跨国药企涌入中国,基本上每一家都信誓旦旦表示要扎根中国,服务中国。确实如此,大量优质产品不断涌入,我国巨大的未被满足的临床需求得到了高度响应,老百姓从中获益良多。

 

有一段时间,我国广受诟病的药品审评审批政策使得跨国药企将中国排除在新产品研发战略之外。如今国家药监局放开临床试验申请流程,拓宽沟通途径,认可国外临床数据,以及可以给予有条件批准等措施,都为跨国药企将中国纳入新产品全球研发计划创造可能。而跨国企业的中国管理层需要做的就是将中国的政策和市场环境全面及时向总部传递,在全球研发管线中精挑细选符合中国需求的产品,说服总部从早期就在中国开展相关研究,把产品和技术进口到中国来。这样,有了新产品的强有力支撑,才能痛痛快快地断舍离。

 

总部有能力提供足够的项目支持吗?当然可以。回到本文开头,众多公司豪掷千金买买买,就是在大力扩充产品管线,足够中国管理层遴选了。

 

除了扎根中国,其实更希望能够看到跨国药企融入中国。从全球研发管线中精挑细选产品引进到中国来,这是一直以来都在做的事情,但要想真正融入中国,就必须要发现中国产品的独到之处,以及在中国本土开发新产品。

 

这里不得不再次提到阿斯利康。可定(瑞舒伐他汀钙)是其在降血脂领域的王牌产品,前文提到其与美罗的仿制药策略,以及此次未能在4+7招采中标,可以说阿斯利康已经基本放弃可定,而选择代理绿叶制药的血脂康这样一个本土产品,恰恰是因为看到了这个产品的独到之处:作用机理与可定雷同且确切,中药独家品种等同于原研独占,是可定的完美替身。

 

如果说跨国药企认可中药在文化理念上存在天然壁垒。那作为化学药而言,跨国药企深谙此道。和记黄埔医药与礼来合作开发呋喹替尼在2018年批准上市,为礼来中国注入优质产品。本土企业的新药研发得到跨国药企认可是一个伟大成就,而对于跨国药企来说,直接与中国企业合作以中国市场为战略中心开发新药无疑也是一项巨大进步。又是阿斯利康,其与珐博进合作开发用于治疗正在接受透析治疗的患者因慢性肾脏病引起的贫血药物罗沙司他以中国作为重点,并最终中国成为第一个批准上市的国家。跨国药企选择中国作为全球首个批准上市国家,这在以往是不可想象的,这是对中国市场的高度重视才能做得到的举措。

 

当前生物药,特别是单抗药物研发在中国火热程度不亚于欧美,已经有跨国药企选择中国合作伙伴研发新产品,不仅是为充实中国产品线,也希望能够走向国际主流市场。在这个过程中,跨国药企真正意义上实现融入中国,而中国也能够真正融入世界,成为新药主流市场,而不是专利过期产品延长生命周期的场所。

 

▍寻发展


无论是国际主流市场买买买,还是国内市场风云变化之际即将发生的断舍离和精进融,跨国药企也在不断地自我变革中寻求发展。战略调整、架构重组、资产剥离、关停并转、裁员缩编,时常在耳边响起。

 

被一股股潮流裹挟着的渺小个体又该如何适者生存呢?在汹涌澎湃的进程中,人们在思考,也在行动。跨国药企在中国的决策者,无论是总部委派而来还是本土成长起来的,都应当拿出更大的决心,力求将中国融入全球优先计划中,更要将自身融入中国文化理念中。随着本土创新企业在资本、政策的推动下迅速崛起,越来越多的人从外企跳槽到本土创新企业寻求发展,不仅获得丰厚回报,也能充分发挥才能。人员的流动也为跨国药企和本土创新企业的深度合作创造更多条件。

 

在这个转变过程中,有人会成为牺牲品,有人会借势而起;有人追求事业成功和个人价值体现,有人只想混碗饭吃过过小日子。不论何种心态,有变化就意味着有机遇,提升自我,做好自己,终身学习,勇于挑战,寻发展。


公司地址:浙江省平博首页平博区嵩江西路321号  传真:0574-27788216
版权所用:平博首页平博医药药材有限公司 | 英特平博(宁波)医药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奇才科技
药品成药分公司:0574-27788200 27788220 英特平博(宁波)医药有限公司:0574-28831176 28831172
中药参茸分公司:0574-27788238 27788248

浙公网安备 33021202000691号